乌桕

冬眠的cp


一株没用的草本植物

【芥敦】蝉鸣(中岛敦单恋篇)


后续:  虐芥芥

中岛敦单恋着芥川龙之介。

于夏季某个晴朗的下午,蝉鸣如海浪一般涌上耳边,地面几乎要散发着热气。

在这样明媚的夏日,中岛敦冷汗流个不停,他看着对面蝉鸣最响的地方,那里站着的人一一芥川龙之介。

“人虎,看来你是有心找死。”

[我只是出来买瓶水……]

中岛敦内心简直憋屈得不行,却还是得摆好战斗的姿势,准备在炎热的阳光下打一场热血的架。

“咳咳……罗生门!”

芥川龙之介捂着嘴咳了两声,在阳光下的脸色更加苍白,风衣上的黑兽呼啸着,正要凶猛地扑向中岛敦……

“咚。”

芥川龙之介昏倒了。

“…………”蓄势待发的中岛敦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当芥川龙之介睁眼时,印入黑瞳中的是熟悉的医院的白墙,和不熟悉的中岛敦。

“啊,芥川你醒了?没事吧?”

中岛敦正准备过去扶起芥川龙之介,却被他冷着脸打开了手,中岛敦撇了撇嘴,似乎是意料之中地收回了手。

“话说你中暑了就不要出来了,那边是刚买的红豆沙冰,你吃了就回去吧,我先走了。”

中岛敦指了指床头柜边的红豆沙冰,水珠还凝结在塑料杯的外壁上,杯底垫了几张纸,旁边放着未拆封的勺子。

“像你这样的家伙,我才……”

“是太宰先生告诉我的。”

中岛敦迅速地回了一句,看着芥川龙之介由举起到放下,再到双手捧着的姿势,心中默念着“太宰先生对不起”,便准备离去。

“人虎。”

中岛敦转过了头,正好窗外的蝉鸣更加响亮,他紫金色的眼睛和着金色的阳光盯着芥川龙之介。

“替在下感谢太宰先生。”

蝉鸣又像海浪般退潮,声音愈小,阳光被一小块白朵遮住,天终于阴了一会。

“我会告诉太宰先生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终于快要夏末,人们都感叹着希望快些到来,窗外蝉鸣似乎更强了,叫个不停。

当被告知要同芥川龙之介搭档时,中岛敦的心情也如蝉鸣一般,跌宕起伏。

“不要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嘛敦君~芥川君很有趣哦~”

太宰治不嫌事大,搂着中岛敦打趣,被国木田独步一个过肩摔摔到办工椅上。

“喂,敦,晚上九点左右,东街角仓库,某个小组织的残党,你和芥川去磨合一下。”

国木田独步将地图仔仔细细地给中岛敦指了一遍,直到中岛敦点头,他才推着眼镜收起了地图。

[我不想磨合啊国木田先生……]

看到中岛敦青菜般的脸色,泉镜花担忧地拉了拉他的半指手套,中岛敦微笑着摸了摸泉镜花的头发,以示自己没事。

江户川乱步吃着布丁,轻轻地撇了中岛敦一眼,又看起报纸上的笑话。

“敦,放心吧,回来我会帮你治伤的。”

与谢野晶子笑呵呵地拍了拍中岛敦的肩,谷崎润一郎抽了抽嘴角,也拍了拍中岛敦的肩。

“我,我出门了。”

中岛敦总觉得今天侦探社的大家似乎不太对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芥,芥川……你冷静点,今天……”

“我可不认同你这种人做我的搭档。”

芥川龙之介黑着脸甩了中岛敦一个罗生门,顺便解决了后面两个持手枪的人。

中岛敦稳稳地躲过了罗生门,并一爪子打翻了一个持突击步枪的人。

树上的蝉鸣愈叫愈响,颇有为夏末留下什么的味道,愈发让人烦躁不已。

“吵死了!”

芥川龙之介不爽地抱怨出声时,已经解决了最后一个人。

“呼啊……终于完了……”

中岛敦擦了擦头上的汗,看着躺了一地的人,心中却没什么成就感,他似乎也想像蝉一样,挽留一下这个夏天。

“第一天合作很不错呢,值得奖励。”

太宰治倚在仓库门上,笑眯眯地看着两人。

“太宰先生……”

中岛敦无奈地看着眼睛都瞪直了的芥川龙之介,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“太宰先生,在下……”

芥川龙之介急于向太宰治说些什么,中岛敦却猛然看见一颗手雷混着蝉鸣向他们滚来。

“芥川!!!”

中岛敦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用了虎化奔到芥川龙之介身后,将他推向了太宰治。

“轰!!!”

仓库爆炸时,耀眼得像夏至的阳光,参杂着的蝉鸣实在惹人厌烦。

中岛敦却没再听见什么,他感觉不到什么,微微眯起眼睛,看到那个院长,站在自己面前,俯视着自己狼狈的样子。

[你这种人……]

“…………我这种人……”

蝉鸣逐渐消去,随着最后一点夏夜同月光,消散在风中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中岛敦醒来时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清爽,他竟然都没感觉到与谢野晶子为他治疗的炼狱。

“敦是笨蛋!”

一开门,泉镜花就红着眼眶扑了上来,中岛敦接住了她,愣了一会,才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“小镜花,今天出去吃吧。”

中岛敦现在意外地怀念劫后余生的茶泡饭,他牵着泉镜花的手,走向他第一次去的那家店。

“人虎!”

穿过黑巷口几乎都会遇上芥川龙之介,他牵着泉镜花这么默念着,背对着芥川龙之介。

“别以为我会接受你的施舍,像你这种人……”

[像你这种人……]

中岛敦似乎又看见他濒死前的景象,院长俯视着他,一脸不屑。

“敦……”

泉镜花拉了拉中岛敦的手,他低下头,扯出一个苦笑。

“抱歉啦芥川,我现在挺饿的。”

中岛敦带着不可思议的轻巧语调,笑着回了一句,牵着泉镜花就要走。

“喂!”

“抱歉啦……”

芥川龙之介对于中岛敦意料之外的反应愣了许久,直到那头白发消失在他的视野中。

他似乎又听到蝉在耳边鸣叫,下意识用罗生门抓去,却只有蝉褪下的,破碎的空壳。

枝上,窗外,阳光下,早已没有了蝉鸣。

中岛敦也没有单恋着谁。

#说不定有后篇?

评论(19)

热度(115)